最喜欢(黑体加粗重点线)的人是折原临也☆
他辣么可爱(〃ノωノ)

[静临]错过

短,完。
一点都不可爱QAQ
  “静雄君,你在看什么?”新罗雇来的导游好奇的看着他。
  “啊…不,没什么,”静雄疑惑的收回了视线。“只是觉得…那个背影,好像有点眼熟?”
  “哦,那也许是你以前认识的人?毕竟我听新罗说,过去的事情你全部都忘记了啊。”
  “应该…是吧。”静雄又回过头,看了看刚才那个方向,只是视线里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在他身边过去黑衣青年的身影。
  “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吃个饭吧?”导游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吃饱了再找人,毕竟虽然有人说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但是这个城市这么大,也没办法这么快就遇见的。”
  “嗯。”静雄再次收回了视线,“说的也是。”
  ——他不知道他和他要找的人背对而行,就像一条双头的射线,向着相反的方向无限延伸——再也没有相遇的机会。
  ——————————————————
  “我叫平和岛静雄——这是一个自称是我朋友的人告诉我的,他还告诉了我其他的东西。”
  “而如你所见,我失忆了。”
  “不过我记得我曾经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但是他也消失了,从我的身边…从我的脑海里。”
  “只是虽然他从我的脑海里消失了,却还存在在我的心里。”
  “虽然没有一点关于他的记忆,但是我确定,我有过爱人,他是个男人,我在梦里见过他——虽然还是没有看清他的脸。”
  “我想找到他。”
  “而我的朋友告诉我,有人在这里见到过他。”
  “他还告诉我,我的失忆是我爱人做的,他不但离开了,还让我把关于他的,关于过去的一切都遗忘了。”
  “因为我伤害了他。”
  “但是我也记不起,我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所以我想,就算我找到了他,想跟他道歉,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但是我一定要,一定能找到他的。”
  “因为哪怕我想不起他的样子,但是只要让我看见他,我一定能认出来的。”
  “这不仅是因为他很特别,还因为我很爱他。”
  ——————————————————
  哪怕遇到了也认不出…是因为静雄在潜意识里相信着,不管临也受了多重的伤,离开了多远多久,他也一定会回来的——因为他,平和岛静雄还没有死去。
  他们就应该永远在一起纠缠至死。
  所以他怎么可能相信,那个如今坐在轮椅上的消瘦身影,就是以前那个飞檐走壁,撩完就跑的折原临也?
  所以只能错过了,只有错过了,对方在自己的心里,才能永远是最初最美好的样子。

甘乐酱参上~☆
渣画技,发型参考(基本就是照样画的)本子…
因为下巴不小心画重了一点点,所以就干脆画得更草稿…
——勾线笔到的第一天,摸鱼。

[静临]好久不见☆

  静雄在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在走廊里匆匆走过的另一个班的班长,于是和他比起来过分柔弱的女孩便摔倒在了地,她手里捧着的学生证也掉落一地。
  “抱歉抱歉…”女孩紧张的一连串的说着,她起来扶了扶眼镜,便急急忙忙的收拾着一地的狼藉。
  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的静雄,也非常内疚的半蹲着帮着收拾。
  也许是因为这女孩是别的班的,所以她没有认出静雄就是那个学校里新晋的打架王,于是便由着他帮忙。
  然后静雄就在一地的学生证里,看到了属于临也的那一张。
  他伸手把它拿了起来,他有些惊讶。
  照片上的人难得的没有穿那套看着就像不良的黑红配,而是也许是因为要拍学生照,所以他规规矩矩的穿了一件白衬衫。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至于让他惊讶。
  真正让他惊讶的是,如果不是因为那双特别的血红色的眼睛,他甚至没办法认出这人是临也。
  因为照片里他明明在笑着,但是却没有皱起眉头,没有露出半点让他不舒服的气息,甚至看起来是温柔的,然而在他眼里这就像一个和临也有着同样的脸的人,感觉比陌生人还要陌生的人,隔着照片都能感到满溢而出的违和和…
  疏离。
  静雄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他和其他人交谈的样子,就是这样一副明明疏离却又斯文礼貌得让人挑不出毛病的笑脸。
  他想临也对谁都是这样的。
  他突然有些庆幸——庆幸临也厌恶着他。
  “那个…你认识他吗?”女孩看到静雄对着一张学生证发呆的样子,想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口。
  “啊…抱歉……”静雄对于自己盯着临也的照片盯了好一会的行为感到尴尬,然后很快的把刚捡起来的,连同临也的学生证还了回去,接着就离开了。
  那天放学后,他又遇到了临也。
  那个混蛋一如既往地笑得欠揍又嚣张,静雄于是狠狠地把离手边最近的东西往他丢过去,他看着他躲开,看着他一边跑一边得意洋洋的发表感言,他又随手拆了什么,然后追了上去。
  ——幸好临也厌恶着他。
  ——幸好他永远不会看到临也那张冷漠又疏离的笑脸。
  ——————————————————————————————————
  很多年之后,静雄看着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在池袋的,坐着轮椅的临也被人推着停在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他看见临也轻轻的笑着,那语气,那样子,就像对着一个知道名字,但是却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熟悉的陌生人。
  “静雄君。”他说。
  “……”静雄觉得,他好像把什么东西弄丢了,也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那是他亲手丢弃的,很久以前,心底微不足道莫名其妙的小小期盼。
          ——也许在这之前那个期盼也还存在在他心里看不到的某个角落,但是在临也开口的那一刻,它终于掉在了地上,碎掉了。

犬猿之仲?1

☆ooc预警!
☆这是一个有后续的故事…虽然后续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能折腾出来´_>`


        这天,临也正在他的巨大落地窗前沉默的俯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他的心情不像曾经那般活跃,而是稍有沉寂,于是看起来,那张倒映在玻璃上的清秀脸庞,可以说是很平静。
  而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已经厌恶人类了,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最近太平静了而已,当然也不排除因为正值五月,所以他犯了五月病的可能性,这种奇怪的病状会让他暂时连掠夺火种的心思都没有了。
  所以他只是百无聊赖的站在窗前,看着下面的人群,顺便稍微期待一下,会不会发生能够让他提起兴致的,有趣的事情。
  然后就在这时,有一只大金毛追逐着小黑猫,从他眼里路过了。
  他看见那只笨拙的大金毛一直追逐着,试图撕咬着小黑猫,而敏捷的小黑猫却能飞快的从大金毛嘴下溜走,然后明明可以就这样跑得不见影子,却在每个转角不着痕迹的慢了下来,然后在大金毛再次追上时,又飞快的跑掉。
  看到这一幕,临也的心居然久违的被那两只非人类给波动了,而且某些尘封已久的记忆也一起涌了上来。
  敛下眸中有些翻腾的情绪,临也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这时他突然起了想写一本书的冲动,他想写一个,关于不知道是“宿敌”还是“夙敌”,或者干脆就是“犬猿之仲”的故事。
  《犬和猿其实是互相厌恶的,对他们来说,对方死了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问题在于,他们都认为对方只能死在自己手上。》
  说干就干,把工作什么的全部丢给因为加班而对他非常不满的助理小姐,折原临也翻出了一本没写过的笔记本开始把自己的灵感,或者说想写的故事写出来。
  ——至于为什么是用本子不是用电脑?因为用纸笔感觉更能全心灌注,因为亲手写下的东西看得见摸得到感觉更能够接近。
  《他们并非一般小说中那种明明互相欣赏,却又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得不站在对立面的宿敌,他们只是单纯的厌恶着对方,他们能够毫不留情的给予对方最致命的攻击,同时却也会因为对方被不在计划内的其他人卷入纷争而不假思索的帮助对方。》
  临也简略的看过了一些标签为“相爱相杀”的文章简介,大概的了解了一下大部分人眼中的“宿敌”代表着什么。
  ——也许会有互相欣赏,却又不同立场。
  而重点,是“互相”。
  他落笔,幽幽的叹了口气。
  所以严格的说,犬和猿并不是什么宿敌,因为他们没有“互相欣赏”,而且他们对对方的感情也只有厌恶而已。
  而至于“夙敌”,夙敌的意思和宿敌差不多,只是夙敌更侧重于“作对”而已。
  但是他们还不至于“互相”针锋相对。
  所以他们是“犬猿之仲”而不是“su敌”。
  另外所谓的互相,代表的意思其实就是,“如果一方放弃了,那么这种关系就会荡然无存了。”对吧。
  而在他们之间,除了互相厌恶互相讨伐以外,还能有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单纯,纯粹到只有厌恶和恨意。
  所以除去恨和恶意,他们之间明明应该什么都没有的。
  明明只要有一个人不去在意对方,这种关系就会慢慢消失,然而就是靠着这种“互相”的,双方的厌恶感情,他们居然把“犬猿之仲”这种关系保持了将近10年。
  这很神奇不是吗?
  虽然最后某人还是主动的放弃了。
  《犬在落地窗前沉默的站着,他的眼里倒映着整个城市的灯火繁华,他想他是可以摆脱这种无聊的追逐的,他想他是可以借刀杀人让猿从他的生命中彻底消失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猿虽然非常讨厌,但是他却是在人群中唯一与他相似的,相似的强大,相似的…孤独。》
  临也沉迷于描写心理的句子,因为他最喜欢看的就是人心的动摇,而这里描写的当然并不是属于他的感情,他的感情…怎么可能就这样用言语轻易又清晰的表达出来。
  但是在写下这行字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心里有些闷,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是存在于过去的伤疤,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哪怕当时的伤是自己留下的,当手指划过那个位置时,恍惚中还是有着一如既往钝钝的疼痛。
  《虽然他们一直打打杀杀,嘴上心里都在叫嚣着对方早点死去就好了,但是其实,在这一层厚厚伪装底下,也许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有过“就算这样也好,只要一直一起走下去就没有问题了”的想法吧?》
  《恨也是非常强烈的情绪,厌恶的人也是除了喜欢的人以外最能让人记住的那种存在。
  而且他们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喜欢”或者“爱”着的存在。》
  临也绞尽脑汁的沉浸在这个仿佛在揭自己伤疤的故事里,他的助理小姐早就下班回去了,他的伴侣也结束了工作来到了他的身边。
  原本那人也许是要叫临也的,但是却在看清了他已经写下的故事后沉默的选择了远离,然后走进了厨房为临也鼓捣晚饭,让他在安静到静谧的环境里继续写着他的故事。
  《阴谋阴谋阴谋,犬一次又一次的把猿卷进他所设计的阴谋里,虽然他也知道这种程度丝毫奈何不了猿,而猿也会在知晓是他做的事后来找他打架,但是他就是乐此不疲。
  这又是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犬单纯的就是喜欢折腾猿…或者只是不想看到猿被普通人们同化。》
  《他们又打了一架,起因还是犬又在搞事,而猿看不过去,这次因为没有其他人的干扰他们闹得精疲力尽,然后他们躺在地板上,不知为何在回头的时候突然对上了眼,本来他们都应该情真意切的对对方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厌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同时不明原因的笑了出来。》
  临也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写成了他渴望的,却并没有拥有过的关系。
  “嘛,没关系,反正这仅仅是一个故事罢了…”
  临也在只有一人的大厅里叹了一口气,然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里只有自己。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听到了厨房传来里叮叮哐哐的声音,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之后又舒展开了,然后他在嘴角勾起一点笑意。
  他再次落笔,他想干脆就写成一个和现实不同的,他没有过却又有一点点小羡慕的故事好了。

作为一个就算死了也是因为懒的人…
我捂着嘴不敢出声( ̄ω ̄;)

枯竹萦青_垃圾高中数学毁我青春:

这样说的我好绝望啊_(:з」∠)_


幺月儿:



Alive:














K_Alfa:















真是这样我跟你们说
















流云卷雨:































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我不是写手😂写手画手太太们好累啊心疼QwQ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祝各位太太们生活愉快\\\٩('ω')و////

夭寿啦王耀死活要娶我!:

我希望,我喜欢的太太在三次元没有烦恼事事顺心,不用每天熬夜操心成绩是否会下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各种各样好玩的脑洞时都会有时间把它们写下来,就算会遇见挫折但总能有惊无险,内心充满对生活的期待,相信世界始终是美好的,努力总能带来回报。


我希望,我喜欢的太太不会错过任何美好的事物,无论素颜还是化妆都美上天,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像风一样来去自如,在变得老成之前有快乐得一塌糊涂的回忆,有一群要好的朋友,喜欢的口红色号永远都有货,喜欢的衣服永远买得起,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嫌她烦。


我希望,我喜欢的太太能做个潇洒的人,不被任何人所牵绊,用心的付出总能收到等价的回报,被更多人赏识,但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写自己想写的文字,或者画自己想画的图,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而不会被别人指手画脚恶意揣测。


希望她有满格的WiFi和用不完电的手机,有顺手的键盘和内存强大的硬盘,不会有未完成的作品一手抖删除的绝望。


希望她讨厌的人不会在她面前碍眼,希望她不会有痛苦的瓶颈期,希望她能随心所欲挥洒自己的才华,希望她混圈的行为被家人理解,被三次元的交际圈包容。


希望她走过半生,归来仍是当初的模样。

[静临]啊这都是什么鬼

☆如题,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
☆假装我刚看完了无头第一季吧,嗯。
☆另外池袋第一情侣果然就是从开头到结局都出现了的那一对对吧o(*////▽////*)q
  静雄一直都知道那双暗红色的眼睛里沉淀了太多他看不懂的情绪,于是每当不经意或者刻意的对视时,他总会因为对方把那些原本他就看不懂的情绪隐藏得更深而感到愤怒。
  所以他们的每次交流从来都不得善终。
  而且永远都是刀子和拳头的互相撞碰。
  只是这一次,临也要离开了。
  不过原本静雄是不知道的,会知道也完全是因为那个家伙又突然的跑进了他的感应范围里。
  而与每次一样的是,临也一如既往地撩了他就跑,然后他便一路举起所有东西丢过去,接着看着他无一例外的全部躲了过去。
  而且他总会在躲过之后回过头来嘲笑着他,于是他便更为努力的往他丢东西。
  两个人虽然嘴上都说着讨厌但心里确实都是乐此不疲。
  ——临也需要静雄来调节他无聊的心情,而静雄需要临也来发泄他过多的暴力。
  只是每次他们其实都跑得不远,因为只要有其中一方表现出倦怠两人便会停止这在旁人眼中紧张危险却又没有意义的举动。
  而一般先对这场追逐游戏表现出倦怠的都是临也君,这也许是因为体力原因吧,毕竟人类总不能和“怪物”比。
  于是每次他玩累了都会加速跑出静雄的射程范围,而静雄则是默契的停下并且骂了一句后选择不追击。
  然后这次是因为临也要离开了,所以持续的时间特别长。
  他们从中午跑到了晚上。
  期间一直都保持着能看到对方,但是打不中也抓不到对方的距离。
  然后在几乎绕了池袋一圈的时候,在静雄还在追着他的时候,临也准时的在最后一秒跳上了末班车。
  而慢他一步的静雄便被彻底隔绝在了玻璃门外。
  静雄用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阻止了自己破坏这辆班车的举动。
  他隔着玻璃皱着眉头看着玻璃后面笑得一如以往地临也。
  太讨厌了。
  他想着。
  这笑容真的是太假了。
  然后也许是临也察觉到了静雄的想法,他顿时收敛起了笑脸,静静的看着静雄。
  静雄只觉得原本被临也隐藏起来的,那些他一直看不懂的情绪在他眼里翻腾。
  就像一片红色的海洋里涌起了一阵一阵的波浪。
  而且里面还出现了不知原因却仿佛能摄入人们灵魂的漩涡。
  静雄不得不承认那双眼睛真的很好看,但是也不能否认的是关于那个人的秘密多得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就会想知道的更多,然后…便会放出藏里面的恶魔。
  而为了不让自己沦陷,他以前一直在抵制着关于他的任何事情。
  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知道对方看着他的隔着玻璃的眼睛里露出来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这种不明所以,渴望而又得不到的心情只会让他愈加烦躁。
  他狠狠地皱起了眉头,咬着牙瞪着眼睛看着让他烦躁的罪魁祸首。
  他也想一如既往地把那句“别再来池袋了”喊出来,但是由于不知名的原因他选择了放弃。
  严肃的四目相对持续了大概十来个呼吸。
  在车缓缓开动即将离开的时候,他才看见临也依旧凝重的看着他,并且悄无声息的,对他做出了一个口型。
  那一瞬间他的表情仿佛变得有些温柔,而且还露出了一个不加掩饰,没有嘲讽的笑容,接着却又垂下了眼帘,别过头去。
  “你在说什么…?”静雄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愤怒因为跑了太久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然后他不受控制的把手放在了映着临也的脸的玻璃上。
  “我听不见啊!”在列车渐渐开动,为临也的侧面看起来沉默得有些静寂的时候,静雄突然喊了出来。
  但是他没有等到临也的回复。
  车就已经开了。
  他看着临也的侧脸渐渐远离了他的掌心,他能感觉到临也与他渐行渐远。
  而且也许是因为夜已经深了,人们容易多愁善感,静雄突然觉得渐行渐远的不只是现实的距离,还有心与心的距离。
  他突然产生了恐惧,恐惧着唯一一个不怕他暴力的人会离开他的生命。
  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拔腿向着列车的下一站跑去。
  哪怕比起和临也的每一次追逐打闹,这也是他拼尽全力跑得最快的一次。
  也许是因为这次不是为了追逐,不是为了发泄,而是为了抓住。
  而是为了他难得的好像看懂了在那人眼中翻涌着的和他也许是一样的情绪。
  他想抓住那个人,亲耳听他说一遍如果没看错便是能够结束之前七年关系的话语。
  而且这个“结束”还代表着新的开始。
  而且这是与以前完全不同的新的未来的开始。
  因为要知道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万一是他看错了呢,而且这次比起自己的眼睛,他更愿意相信从这个平时满嘴谎言的家伙嘴里说出来的话语。
  因为他对他抱着某种莫须有的期待。
  然后庆幸的是,列车因为某些原因而在中途停顿了不短的时间。
  而且庆幸的是,跑小路的静雄居然很巧的在停着列车的站台边上看到了临也。
  “临也!!”他难得的好好的叫了他的名字。
  只是对方回过头来看见他的时候表情仿佛吃了苍蝇。
  他跑到了他的对面。
  在隔着一如既往地距离里他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什么事啊小静。”临也不知是不耐烦还是为了掩饰什么的眯起了眼睛。
  “你刚才说的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静雄认真的看着临也的眼睛。
  “什么…?”临也挑起了眉头。
  “什么事啊小静?”他说着,语气中带着点戏谑“是这句吗?”
  “不是。”
  “哈?那是哪句?”临也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他在车窗后对着他做出口型的事情完全是他自己的臆想。
  但是静雄孤注一掷的选择了相信。
  就像他相信作为“最讨厌”的人他对他理应了如指掌。
  “我喜欢你。”
  既然他不说那么就由他来说。
  “……”
  对方的脸突然诡异的变了颜色。
  而静雄仿佛没有察觉一般依旧定定的看着临也有些躲闪的眼睛。
  “临也,我喜欢你。”
  他看见了他的瞳孔开始放大,他欣喜于自己这次终于看懂了而且没看错他眼中的情绪。

[静临]山雨欲来风满楼

  标题党,别在意_(:зゝ∠)_

        临也很喜欢高处,同时他也很喜欢,从高处往下落时,心里面不受自己控制而出现的莫名恐惧感。
  明明知道不会有事还是会产生害怕的感觉啊。
  他在身处半空的极速下坠中不无叹息的感慨着,所以这就是人类啊,怕死,懦弱,胆小,却又喜欢挑战,喜欢刺激的人类。
  而也只有这种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类,一个连自己的心都无法控制的人类。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往上面伸出了手,并且对那个因为距离过远而已经看不清面目,却也能看到是半个身子探出了天台的身影,露出了一个稍微寂寥的笑容。
  如果你能拉住我就好啦。
  他这么想着,突然伪装着寂寥的脸庞又被玩味所覆盖——话说这个时候,那个人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那只怪物,在看到自己最讨厌的人在自己面前坠楼的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是惊讶,快意,不解,还是恐惧…?
  不过就算是恐惧也是因为害怕自己成为杀人犯吧。
  他在空中舒展着四肢如同一个大字。
  反正不可能会是担忧啦。
  他闭上了眼睛。
  突然收起的笑容和紧闭的双眼让他看起来仿佛有些疲惫。
  接着他掉进了赛尔提用影子织成的巨大黑网里。
  强烈的失重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推背感。
  嘛,到底还是太高了。
  他任由着自己的身体深深陷进了网里,然后又因为反作用力被弹了起来,接着身体又一次失重,而再次跌入网里的感觉,仿佛是被什么人拥抱着。
  真想就这样躺着不动啊。
  他这样想着,却还是睁开了眼睛,手脚麻利的从网上跳了下来,直接坐在了赛尔提的黑机车上。
  然后飞快的收敛了自己稍微有些外露的情绪,继而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伸出手向楼顶挥了挥,用轻快的,也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到的声音说。
  “再见啦,小静~☆”
  接着被赛尔提用黑色的头盔盖了上去。
  然后黑机车一骑绝尘,临也眯起红色的眼睛向后看着应该是从楼上飞快的已经跑了下来的身影,笑得没心没肺。
  嘛,不用想也知道,小静这时候一定是暴跳如雷的吧,毕竟任谁在亲眼看到自己最讨厌的人从顶楼跳了下去,刚高兴着却又发现他什么事都没有时,一定都会很生气很生气的吧。
  可惜距离太远了,看不到那副表情了啊。
  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然后又冒出了另一个念头——要不下次还是带上望远镜吧,毕竟能看到他那副蠢表情,绝对是一件能很让他开心的事情呢。
  擅长自娱自乐的临也又笑了起来,他夸张的笑得浑身打颤,于是修达非常不满的发出了嘶鸣声。
  “谢谢你啦,搬运工小姐,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的话,现在的我就是一滩血迹了呢!~☆”
  [临也!下次你能不能不玩这种把戏了啊,刚经过楼下就发现上面有个人掉下来真的太恐怖了好吗!!]
  到了新罗家的楼下,临也把信封往赛尔提的机车上一放就准备离开,结果赛尔提的pad就横在了面前,让他差点撞上。
  于是他退后半步看清了pad上的字,然后又看了看就算没有头也没有表情,还是能从肢体语言中看出她确实被吓得不轻的赛尔提,接着夸张的睁大了眼睛,然而里面满满的都是笑意。
  “诶,居然吓到了你了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这不是事态紧急嘛,不快点逃跑的话,我就会被小静用自动贩卖机砸死了!”
  什么事态紧急,你明明早就计划好了!不然怎么能让我刚好到达就看到你掉下来!!赛尔提狠狠地戳着屏幕,重新打了一行字。
  [如果静雄真想杀你,干嘛不直接把贩卖机也丢下来?]
  临也看到字后耸起了肩膀,半掀着衣服一副无赖的模样。
  “嘛,大概是被我吓到了吧~☆”他仿佛看到了静雄错楞之后暴跳如雷的样子,然后弯下腰捂着肚子在赛尔提面前笑得毫无形象,他说,“就算是你最讨厌的人,如果突然在你面前跳楼了你也一样会被吓到吧?”
  [……]赛尔提对这个爱好特别的家伙无语了,这世界上还真的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类都有啊,有静雄那种沸点极低,内心又很好的存在,也有这种看着一脸良善,其实满肚子坏水的家伙!
  真是的,人类好危险!还是她们妖精更坦率好懂!
  赛尔提突然就不想理他了,于是把信封放进口袋里后,就推着黑机车离开了。
  临也看着赛尔提离开的背影耸了耸肩,接着拿出手机编辑了几条信息发出去,然后抬头看看乌云压顶的天空,毫不在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突然好想吃寿司呢☆”临也说,“不过现在的话,小静大概也在那里吧,啊,暂时还不想看到他那张不讨人喜欢的蠢脸呢。”
  他收起手机,蹦蹦跳跳的往新宿走去。
  嗯,果然还是走路比较好呀,这样才能更好的观察人类呢~☆
  话说那个面色哀愁的人,是因为什么在烦恼呢?那看起来美满的一家三口,是真的美满还是表面的和谐呢?
  还有那对正在吵架的小情侣,他们到底是不是能陪着对方走到最后的人呀,这周都已经第三次了呢。
  要不要,稍微去帮个忙呢?
  临也越想越多,脸上的笑意就越来越扩大,脚步也越来越轻快。
  真是太有趣了啊,太有趣了啊!人类这个存在还真是让人百看不厌呢!所以说啊,他最喜欢人类了!人类love!
  不过…他脚步微顿,然后又重新雀跃。
  不过只有小静一个是例外哦,那家伙才不是人类,不过就是一个单细胞怪物而已。
  临也蹦蹦跳跳的走着,完全不顾身边的人露出来的诧异神情,接着在又偶遇了一对貌合神离的所谓好友,以及若干机械般的上班族以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于是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收到的消息,眼神有一瞬的沉寂,手机如同小刀一般被他拿在手上挽了个花,然后直接塞进口袋。
  接着面具般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其中隐约还带着点点原来没有的兴奋。
  嘛,虽然大部分人类都很有趣,会让人看了就觉得开心,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死气沉沉,看着仿佛了无生趣的存在呢。
  而这座城市也安静了太久了啊…他又眯起了眼睛,再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心说,这算不算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而过分的宁静之后,总会迎来一阵可怕的暴雨呢,那么那么,他可爱的人类们…准备好了吗?
  他又想到了那个一头金发,一脸不耐的存在。
  话说他也是这个城市的非日常组成部分啊。
  所以这次也和以往一样,谁都没有办法可以独善其身的哦?
  不过他却没有办法看到最后了啊,因为为了另一副准备已久的棋子,他必须要离开这座城市一段时间呢。

——☆——☆——☆——☆——☆——☆——☆——☆——☆——☆——☆——
大概就是临也打算去别的地方浪,然后临别前又调戏了一发小静的故事…(´-ωก`)
——因为没有小心心睡不着所以我特么把刚萌静临不久时码的东西丢上来了_(:зゝ∠)_
——啊,不造要不要写后续啊,这熟悉的套路烂俗的发展…´_>`

因为习惯写长篇全文存稿啦,所以没有文的日子里…丢两张临摹出来_(:зゝ∠)_
另外啊另外。
我其实还画了一个冷漠版的临也(然后因为画全身的所以非常——不精致,所以没发出来。),然后所谓配字呢…是:
失去记忆的临也往后瞥了一眼,有些烦躁且无奈。
“那个自称是我犬猿之仲的奇怪的人又来了。”
“爱人类?那是什么诡异的爱好。”

对了对了,问一个问题,首先我们都知道,对临也来说小静就是一个单细胞草履虫,在他眼里连“人”都算不上嘛(详见13卷),所以说…
如果静雄幼龄化了(因为看了不少临也幼龄化,然后静雄虽然讨厌这货但是不忍对一个小孩出手所以照顾他的文嘛XD所以我就想反着来),那么临也会因为什么原因…
不杀他呢?
有什么原因,能让他不杀掉那个不算人类的单细胞/草履虫/怪物呢?